约稿爸爸看我一眼/正芒

【一个声明】

我可能是有病吧……

有人无授权拿走我图我竟然还有点小高兴……感觉自己画画进步了???

因为我的画,基本都是原创,临摹只有一两张。

总之还是声明一下好了……

那个,虽然我是咸鱼画手,但是随意拿我的图还是不行的哦,当然手机背景头像什么的倒是没关系,不过如果是公共用的或者商用,请稍稍标一下出处并且和我说一下好不啦???

让我知道一下自己画的好不好嘛(楚楚可怜)

――――――

各位约稿爸爸快看我置顶!!!穷哭了!!!

我孤立我自己。

【雷金】所谓过犹不及

  #私设明星雷狮

  #ooc极端严重

  #小学文笔慎入

  #和恃宠而骄没关系

       #没头没脑警告

  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  “啧……”

  又挂我电话……死小鬼。

  雷狮往后靠在墙上,烦躁的扯了下领结,把领口微微松开,露出显得很深很漂亮的锁骨,在卫生间暖色的灯光下泛着一圈光泽。

  都说了只是酒会而已,那个女人也是自己贴过来的,金又在在意什么?

  在一起三四年了,连这点信任也没有吗?还发脾气挂电话,是想要他现在回去吗?自己这么耐着性子呆在酒会还不是为了工作?

  ……他越想越火,手机往兜里随手一放――酒会还在继续,他不能一直呆在这里。

  也不知道那些媒体动作是有多快,他人还在喝酒,那女人向他投怀送抱的照片已经在全网开始散播了。

  所以,和他在一起很久的男友金,才会给他打电话问东问西。

  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那小东西可不是这样的。

  小小一只跌跌撞撞跌到他怀里,像是个巨可爱的炮弹正中心脏,总是漫不经心大大咧咧的样子,笑得开怀。

  他没忍住就去追了。

  想想那也许是他们过得最愉快的时光。

  大四的学长,理所当然的给大一的小学弟辅导功课,玩一些年少人的小把戏,亲亲睫毛下巴眼睛什么的,随后也理所当然的在一起了。

  金仰着脑袋,睁着漂亮干净的眼睛,被亲吻的表情他至今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  ……

  “您怎么不喝酒……?”最近有合作的投资商的漂亮女儿挤过来,仰着脑袋的弧度,格外像以前的金。

  他勾起一个电的人脑袋发晕的笑容,邪气又顽皮地弯了下眼睛,“如果是你的邀请,我当然会喝。”

  说着,端起脸红心跳的女孩手里的红酒杯,一饮而尽。

  他口袋里手机振了数下,被觥筹交错的酒会的声响盖了过去。

  ……

  雷狮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赶去医院了。

  他气喘吁吁,双目赤红的赶到急诊室时,医生拦住了他,表情很凝重。

  面前的人嘴巴一张一合,具体什么已经听不清了。

  仿佛是被人揪着衣领往脑门来了一拳,脑子里嗡嗡作响,只有那一句,“就医太晚,抢救无效”在来回循环。

  他来迟了。

  来得太迟了。

  他终于失去了那个孩子。

  因为他没接到那通求救的电话。

  多可笑。

  他工作,是为了赚钱,是为了更好的去宠爱金,让他过的更优沃……然而他因为所谓的工作所以失去了金。

  也不知道是怎样回到了两个人的家里。

  回过神来的时候,周围一切都显得空空荡荡的。

  在那无数个日日夜夜里,金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房间,小心翼翼地、斟酌着去给他心爱的人发消息、打电话,把自己从大大咧咧的性格,慢慢磨成对方喜欢的细心的模样。

  只要想到这里,他就觉得心脏微微一疼,像钝刀磨血。

  他又给了金什么呢?几句敷衍的解释,然后是今天不回来了。

  那孩子,应该就像此刻的他一样,一个人蜷在这冰冷的小床上,睁着眼睛到天亮。

  我都做了什么啊……

  明明,刚开始……

  是想要把他当做珍宝去呵护的啊……

  怎么会变成这样……

  ……

  良久,他伸手捂住了脸。

  “……对不起。”

(提前)
那个,格瑞生日快乐(消沉)
不想画了就这样吧(???)

  jio总生贺一条龙,贺图,沙雕,贺文(比心)本来还有更多的,但是实在没有时间(垂泪)
@蕉槟梦——努力写好变态文👌

      生日快乐哦蕉总!!!明信片记得去收

     昨天本来就要发了但是老师不发手机,今天才发(躺地)

      

1.如果金和艾比提前遇见

       “姐……老姐,你闹够了没?……等等我啊!”,黑发的弟弟追在身后喊了一路,后来声音逐渐小下去了,艾比回过神的时候,后面已经没了那个呆毛小子的身影。

  人呢?!

  臭埃米!……说好的哄哄我呢?!!人怎么丢了!

  艾比气恼的跺了下脚,她过于生气,没在意环境,居然一路跑到陌生地方来了

  ……当然,绝对不是她的错!都怪埃米!

  这个矿星到底什么鬼啊……

  荒无人烟也就算了,还七弯八拐的,这下好了,不仅埃米,连飞行器也找不到了……

  她和弟弟埃米,从原本的星球一路出发,打算去凹凸大赛,结果居然零件损坏,不得不迫降在一个小矿星上。

  埃米这个大笨蛋,居然还怪她出门时没检查好飞行器?!明明是两个人一起检查的啊!他不也没发现吗!

  想着想着,连弟弟丢了这件事也不那么在意了,反倒又开始生气……哼!

  “真是气死我了!!!”

  她忍不住大叫出声。

  ……反正这里也没有人。

  “――你在干什么?为什么要生气?”

  “欸?”艾比惊的后退几步,呆毛都炸了起来。

  是一个站在树上的金发少年,五官清秀帅气,看起来十分有活力的样子。

  没得到应答的金发少年眨了眨眼睛,身手灵活的从树上跳下来,站到艾比面前,动作夸张的比划了下,“……你听的懂吗?”

   “?!”
  
  “当、当然啦!”艾比涨红了脸,不肯承认自己有点被他利落的动作帅到了,“等等,你为什么偷听我讲话?!”

  “咦!”少年弯着眼睛笑起来,“我才没有偷听,我只是在这里睡觉啦。”

  睡觉?谁会在树上睡觉啊!

  真是个怪人。

  艾比小姐丝毫没有考虑,自己在金的眼里也是个大喊大叫的怪人。

  她兀自生着闷气,话唠金却已经自顾自讲了起来,“其实我本来没睡着的……我啊,是在等我的姐姐回来,她去参加凹凸大赛了,啊,对了,什么是凹凸大赛啊?”

  他一脸无知无觉十分好奇的样子,不像是装的。

  艾比没什么好气的说,“凹凸大赛,是一个输了就会死的游戏,我和我弟弟一起来参加这个比赛。”

  怎么样?

  输了就会死,害不害怕哈哈哈哈哈???!

  “欸?”金吃惊的睁大眼睛,看起来有点茫然。

  ……姐姐没有和他讲过这个大赛残酷的一面。

  秋只是告诉他,要出一趟远门,但是很快就能回来……当她回来的时候,这个星球的命运就能改变了。

  但是她从来没有说过,这是以死亡铺垫的胜利。

  “那……不,不对。”金摇晃了下脑袋,很认真的看回去,“我姐姐一定会赢得比赛的,我姐姐很厉害的。”

  他这副执拗的样子,倒有点像在别人面前维护自己的时候的埃米,让艾比开始有点心软了。

  不过这家伙下一句话,瞬间让艾比失去所有好感。

  “如果你要参加的话,最好还是放弃吧,因为我姐姐一定会赢。”

  ……什么嘛!太过分了!你还真以为你姐姐世界第一啊!!!

  艾比小姐再次气哼哼的跺脚,连个白眼都懒得给这个家伙。

  金见她转身要走,想了想,问她,“你要去哪里?”

  艾比抛下一句,“找一个混球!”

  “你认识路吗?”

  噫!

  粉色头发的娇小少女顿时僵硬了,“――要!要你管啊!”

  金又咦了一声,“我们不是朋友吗?朋友要互帮互助呀。”

  艾比小姐满脸震惊的回头开始炸毛,“谁和你是朋友啊!”

  常年被格瑞残忍的刺来刺去让金甚至觉得这就是好朋友的相处模式,于是他毫不在意的笑了,“好好好,不是,不是。”

  他三两下追上艾比,很自然的牵起她的手,像以前姐姐牵着他回家一样,“我带你离开这里去找人吧。”

  那语气太过温柔,艾比一时忘记反抗,愣愣的就被拉走了……

请大家支持一下这位和我一样贫困的选手(深情)

太太乐鸡精:

蕉槟梦约稿啦----
大家快来看看她----
看看她画的大头多好看----

蕉槟梦——努力写好变态文👌:

我我我我我我就约一下稿!!!很便宜的!而且也只能接大头!所以,拜托各位金主大大看图考虑一下orz。

 
黑白大头5R——【只接受凹凸、dw里角色,因为不是很擅长黑白。】

 
简单上色8R——【可以接受人设。】

 
精细度和完成度高的15R——【同上,因为很废心而且很麻烦就贵一些啦,当然,没想着会有人约hhhh】

  
  
  
  
  
每个写手都有个想靠画画赚钱的梦想。【瘫】


一般情况下,我没更新,除了手机交了以外,就是在打游戏。

我就是个暗堕本丸婶(同桌语)沉迷锻刀以至于没有资源修刀(……)

我只是非洲人想偷渡的执念有点重而已(开始狡辩)

#我这样的婶婶迟早被时政抓起来打